高铁网 高铁时刻表
时刻
  高铁订票
订票
 

线路
线路

酒店
酒店

 
· 高铁网 铁路资讯 Gaotie.cn
一带一路启示录|“蛰伏”蓄势三年多,雅万高铁整装再出发
2019-07-26 澎湃新闻

网上订票
车票紧张,马上订票!

 

  从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的新机场苏加诺国际机场一路驾车驶往该国第四大城市万隆,唯一一条高速公路两旁,现代化的高楼和建造中的大厦不时映入眼帘,和低矮而破旧的爪哇岛民房交相映衬,展示着这个东南亚最大经济体、世界第四人口大国的两种看似格格不入的速度。
  
  一面是如火如荼、大兴土木的景象:路旁一片片芭蕉树园新近被夷为平地,深红色的泥土裸露出来,或为道路拓宽,或为新建高速做出了“牺牲”;炎炎夏日35度高温下,戴着安全帽的本地工人们,仍在修建中的轻轨(LRT)高架桥墩下施工作业;起重机、脚手架和各类大小规模工地产生的扬尘,构成了近几年来持续逾5%GDP经济增长率的鲜活注脚。
  
  另一面,诸多进展缓慢、效率低下的故事片段让人无法忽略:日本轻轨已经建了15年,迄今仍未完工;政府大力推动的道路扩建计划,也因各种原因一拖再拖……
  
  “两种速度”交织的国情之下,印尼总统佐科在第二个任期开始之际于本月14日发表演讲,描绘了他眼中的五点“未来愿景”,重点强调了“一个不再低效的印尼”。在5月赢得连任的他重申,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和进一步改变投资环境,是政府新一个5年任期的政策优先。
  
  这似乎给予了海外投资者以更大的信心。“潜在投资者的常见抱怨包括僵化的劳动法和繁琐的投资程序。(在印尼)对劳动法的任何修改都是敏感的,所以最好在佐科任期开始时进行——这是他政治资本最强劲之际。”英国诺丁汉亚洲研究所学者、印尼问题专家杰奎琳·希克斯日前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如果政府制定的政策及其执行到位的话,这个国家实际上可以从中国的对外投资调整中受益。”
  
  首都雅加达街景,“两种速度”清晰可见
  
  中国-印尼合作的旗舰项目——雅万高铁项目自开工之日起便在这“两种速度”中摸索前行。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标志性项目,雅万高铁项目在过去三年多时间里经历了印尼当地文化传统、法律法规,甚至是政治文化等多重考验和冲击,在不断积累智慧和经验之中找到解决之道。
  
  “蛰伏”的三年,亦是蓄势待发的三年。
  
  重点控制性工程全面开工
  
  目前,中国中铁雅万高铁项目的瓦里尼隧道、简支梁桥、连续桥梁、制梁场、动车所及德卡鲁尔(Tegalluar)车站的各大工程皆如火如荼开工建设。
  
  瓦里尼8号隧道进口
  
  2018年6月9日,有中印尼两国国有企业联营体成立的“印中高铁公司(KCIC)”正式下达项目开工令,36个月工期进入倒计时。这是中国高铁全系统、全要素、全生产链走出国门的“第一单”。
  
  7月,是印尼的旱季(每年4月-10月),对于雅万高铁项目负责建造德卡鲁尔车站和动车所的施工队伍而言,正是抓紧赶工的施工期。由于当地万隆盆地土壤结构以火山灰形成的泥土为主,其质量较轻,泥岩强度低,即便是旱季,要防止建造桩基和墩身时深度达20-35米的淤泥不下沉,其施工难度已然不小,更别提雨季,根本无法开工。
  
  为了提高施工进度,所有施工人员加班加点便成自然,但一大挑战在于印尼当地工人并不习惯严格的朝九晚五工作制度,更别提8小时工作制之外的加班,即便工资翻倍也不接受。
  
  负责德卡鲁尔车站建设项目的经理李彬坦言,让当地印尼工人接受延长工作时间的制度经历了不少“周折”,目前为赶进度实施的“两班倒”,当地工人们也是经历了一个逐步理解和接受的过程。
  
  文化和习俗的不同只是雅万高铁项目面临的诸多挑战之一。
  
  “2016年来的时候,大家觉得这个项目如果按照中国高铁的建设速度3年就做完。”中国中铁雅万高铁项目经理部副总经理胡启升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道。2016年1月21日举行正式开工典礼的雅万高铁项目全长142.3公里,连接印尼首都雅加达与第四大城市万隆,最高设计时速350公里。建成后,雅加达至万隆车程将由现在的3个多小时缩短至40分钟。正式开工当日,印尼总统佐科也出席仪式。
  
  但项目开工近两年,却不时被曝进展缓慢,亦不乏所谓“受阻”传闻,直至2018年年初。新华社当时报道称,印尼总统佐科一度责成海事统筹部长卢胡特等高官对工程进度进行检讨和评估。印尼最大的英文报《雅加达邮报》当时引述卢胡特的话说,中方一直履行承诺,雅万高铁工程进展缓慢“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随后,项目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瓦里尼隧道、一号隧道、桥梁工程及大型临时设施等主要工程陆续开工。今年5月14日,由中国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承建的瓦里尼隧道,在40名中方专家和200名印尼员工的奋战之下比计划工期提前3个月顺利贯通。
  
  已经贯通的瓦里尼隧道内景,工人们仍在抓紧施工
  
  印尼国营企业部长莉妮和万隆市前市长、现任西爪哇省省长李德宛皆参加了庆祝贯通的活动。
  
  “一片黑暗之中迎来曙光!”项目副总经理胡启升回想起当时情景,如是形容自己内心的喜悦。
  
  “(雅万高铁)技术上并不难,国内这种项目做得太多了,”有15年的隧道施工经验的工程师、副经理赵华告诉澎湃新闻,他眼下负责的瓦里尼8号隧道进口的施工正在加紧推进,“难点在于外部协调和征地。”
  
  保守势力利用了对外资的恐惧
  
  征地是雅万高铁建设过去三年时间里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
  
  在印尼,征地涉及的业主众多,土地性质复杂,有商业用地、工业用地、有林地、有国有的、有私人的,每一块征地改迁,设施改移,每一个移民准入,都得一个一个谈,所涉及的工作量极为庞大。而雅万高铁项目涉及西爪哇省的8个城市、29个区和95个村庄的6800块土地。
  
  根据澎湃新闻了解,在中国中铁印尼雅万项目经理部和两国共同成立的项目业主“印中高铁公司(KCIC)”经过近3年的协作下,项目所需土地中逾70%的征地已经完成。
  
  胡启升副总经理介绍说,项目2018年6月开工并确定下3年建成通车的计划后,中方团队决定“边干、边征”,要“不等不靠,勇于争先”。
  
  2019年的印尼总统大选,也给项目带来了一定的挑战和冲击。
  
  在人口总数逾2.6亿且穆斯林人口全球最多的印尼,华人比例虽不到5%,却在该国的历史上书写了诸多成功的商业故事,构成了该国相对富裕的阶层。这一群体在过去不少时间里成为该国种族暴力事件的攻击目标。
  
  作为印尼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在该国的影响力也成了一个敏感问题,尤其是在政治选举季。
  
  现任总统佐科在第一个总统任期内积极争取中国投资以推动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建设,成为了他的一个主要政策措施;但这恰好成为反对派总统候选人、有着极端民族主义倾向的退役司令苏比安托反对佐科的一个“靶子”。后者多次抨击中国的投资,其支持者更是利用社交媒体煽动反华情绪。
  
  “在印尼现有政治架构下,个别地方政府可以阻碍中央政府的决策,”雅万高铁项目一位负责人介绍道,“如公开反对项目的征地,以及在建设许可的办理上设置新障碍等。”
  
  英国诺丁汉亚洲研究所学者、东南亚专家杰奎琳·希克斯告诉澎湃新闻,印度尼西亚大选期间,中国投资问题在政治上成为攻击靶子的地位与1999年亚洲金融危机后的西方投资问题相似。“它利用了对外国强大利益控制国家命运的恐惧,迎合了一些军事和国内商业团体。”她说道。
  
  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印尼项目共同协调员西瓦格·达马·内加拉(Siwage Dharma Negara)认为,需要区分政治家和政府,作为政府,其政策目标是通过投资促进经济发展,不管它是否来自中国。
  
  “中国被认为是制造业、服务业等许多重要领域的潜在投资者。障碍还是在于国内监管,这通常会造成(外来投资)做生意的不确定性。”他告诉澎湃新闻。
  
  佐科在最近“未来愿景”的演讲中,也提到了一些具体政策:包括降低公司税——使其和东南亚其他国家的标准更为一致,取消对外资在一些行业的所有权限制,以及放宽劳动法。
  
  根据该国一直以来颇为敏感的劳动法,印尼被称为世界上对被解雇员工“最慷慨”的国家之一。例如,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一名在印尼最大城市雅加达和泗水工作了10年的工人可以获得大约95周的遣散费,这比一个有着相同工龄的越南工人得到的高出两倍多。
  
  选举季期间,印尼当地对中国项目的支持和质疑声相互竞争,一大主要的担忧指向缺乏为当地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一个有效的中印尼经济合作的双赢解决方案,应该迎面解决这些特定的担忧,例如,中国资助项目为印尼创造大量就业机会的好消息。”杰奎琳·希克斯说道。
  
  根据2018年7月下发的《关于调整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印尼雅万高铁项目经理部管理关系的通知》文件显示,该项目共进场工作人员3070名,其中中方员工615人,聘用印尼籍管理人员、技术工人和普工等共计2455人。
  
  “我想强调的是,本项目要取得成功,首先离不开印尼人。”胡启升说。
  
  在总统大选结果正式公布更早前,印尼投资协调署主席Thomas LEMBONG通过雅加达外国记者俱乐部对外表态,乐观看待雅万高铁项目的前景,“过去三年里一直困扰这一项目的仅仅是(印尼方)管理不善……不是地缘政治或政治或政策或意识形态问题。”他在5月初对外透露说,近几个月进行了一次改组,印尼国企部长莉妮·苏玛尔诺让更多有能力的人参与负责这一联合项目。
  
  佐科新一轮改革“短暂的窗口期”
  
  在密切关注印尼的观察人士看来,在佐科总统锁定连任的胜局之后,形势更趋明朗。
  
  在佐科最近所做的“未来愿景”演讲中,他明确提出了下一个五年任期(2019-2024年)的执政优先,首当其中的是改革官僚体制、基础设施开发、实现投资、发展人力资本及更有效地利用国家预算。
  
  佐科在演讲中尤其承诺将继续发展基础设施项目,重点是连接现有的基础设施,以优化其使用。
  
  早在5月22日大选结果正式公布前一日,印尼国家规划发展部长班邦(Bambang Brodjonegoro)对外透露,总统佐科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投资4000多亿美元建设机场、发电厂和其他基础设施,这甚至超过了他第一个任期创下的3500亿美元的纪录。
  
  不过,尽管印尼经济近年来一直以5%左右的速度增长,但还是低于五年前佐科出任第一任总统前承诺的7%增长目标。此番连任之后,外界开始普遍期待他将怎样发起新一轮改革。
  
  印尼前财政部长巴斯里(Chatib Basri)近日对外表示,佐科在获胜后拥有一个短暂的窗口期,可以推进必要的改革,“目前,他的政治资本非常强大。”
  
  印尼问题专家杰奎琳·希克斯认为,外国对基础设施和制造业的投资对佐科总统的第二个五年愿景非常重要。
  
  数据显示,第一任期里,印尼国有企业已经为政府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提供了大约50-80%的融资,其中包括大部分来自日本和中国的融资。“这有助于快速产生成果。但资金缺口很大,印尼政府自己的数据显示,它只能提供基础设施项目所需资金的40%左右。”杰奎琳·希克斯告诉澎湃新闻。
  
  经过近年来与印尼社会和不同群体的“亲密接触”后,中国中铁雅万项目部二分部副经理刘阳也从中获得不少启迪。他告诉澎湃新闻,越了解印尼这个国家,越觉得中国企业应该沉下心来踏实做些事,在这个过程中逐渐释放善意,双方的信任感增强了,这种关系才会产生更大的成果。
  
  雅万高铁项目部二分部副经理刘阳(右二)工作照
  
  印度尼西亚国有企业部部长特别助理Sahala Lumban Gaol 在回顾近年来围绕雅万高铁项目与中国企业的接触经历时也多次提及“信任”一词。他深有感触地说,对中国合作方越来越多的信任是慢慢建立起来的,起先的担忧不少,当时还给了不少建议。
  
  “(中国中铁)不仅仅在于专业技术、人力资源和资金上的优势,更重要的是懂得如何与当地人进行交往,赢得他们的信任,主动想办法解决问题,这些努力的结果就是印尼工人们的感恩之情越来越多,没有发生任何当地人针对该项目的抗议活动。”Gaol告诉澎湃新闻说道。
  
  跨高速高铁桥墩正在推进建设
  
  项目副经理刘阳说,中国企业在印尼应该大胆作为,“但要更有智慧地开展工作,避免陷入各方利益争夺之中,被无辜殃及。”
  
  专门研究印尼等东南亚国家政治经济学的专家杰奎琳·希克斯进一步认为,佐科在第二个任期仍然需要在一系列复杂的国内政治和商业利益议题中做好平衡,以维持政治稳定。
  
  “当他在10月宣布内阁时,我们将知道他在追求经济开放的议程上到底有多大的自由尺度。”她说道。
  
  “我们这个岁数了,做这么大的工程,是有一种骄傲的。”两鬓已然斑白的刘阳言至于此,激动不已。

近期部分列车临时停运,车票紧张,马上预订!

品牌连锁酒店,特价预订6折起!

·贵阳北周边6条市政道路整改
·毕节站加开到广州南始发列车
·云南铁路清明增开列车
·长沙火车站加开5对临客列车
·哈铁8日起17列列车恢复开行
·北京地铁临停三分钟 列车鸣笛
·清明小长假龙岩加开列车19列
·刘洋:旅客的“临时亲人”

 高铁城市 高铁线路 火车站 12306 网上订票 旅游 2020春运

高铁网 版权所有 ©2020 Gaotie.cn